李某人不关我王某人的事

´◡`

新年快乐

“吴邪,你快来!!”胖子坐着门槛上,朝我扬了扬手中的信封。我心一沉,不会是什么银行账单吧,今天还要庆祝呢。

“什么东西啊?”我擦了擦手接过信封,发现上面没写这xx银行,松了口气就拆开了,里面只有一张纸,密密麻麻的写了好多。我也就坐了下来,和胖子一起念这封信。

“……诶,你说这信会是谁写的啊,稻米是谁啊?我们认识吗?”胖子揽过我的肩问道。

其实我也不知道,但总觉得写这封信认识我们,好像还很熟的感觉。

“你看,这个人还特意写了一个日期8.17,还什么新年快乐,什么意思啊?”胖子手指着这个内容的最后一句话,“而且这封信没有写任何地址,就好像自己本来就在这一样,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”

胖子的话给了我一个激灵,对啊,这封信哪来的,虽然很奇怪但也提不起一点的警惕和厌恶。我站了起来,掸了掸裤子,说:“算了,我觉得没有恶意。倒是你赶紧过来和我一起收拾,待会小花他们就要来了”我拎起胖子就往回走,小哥在厨房洗昨天剩下的碗筷。

其实8.17这天,我们每年都要庆祝一下,毕竟小哥他回来了,这么大的事我们肯定要庆祝的。忽然我好像明白了什么,回头冲着门口低声念了一句:

“新年快乐”

“诶,你说啥”胖子这时候耳朵倒好使,平常让他洗个碗筷就跟聋了似的。

我摇了摇头,给胖子头上来了一掌“赶紧给我过去准备”

我回头看了一眼,感觉有人在向我招手,可再仔细看一下又什么都没有。可能是糊涂了,我晃了晃脑袋跟着胖子进去了,还是帮小哥好好庆祝一下吧。

To

你们过得好吗?

我从15年在长白山等你们开始,到现在已经四年了。我没见过你们,或许我们也可能见过,在西湖的拐角,我曾与你们擦肩而过。我开始幻想你们的相貌,在人生的旅途中也许会发现与你们的相貌有几分相似的旅人,那么这人将会被我私自定义为‘我的朋友’。我迫切的想要拼凑出你们,来反驳那些嘲笑我的人——你们根本不是书中人,你们活过,在世界的某一处。

其实,你们是不是或许一点也不重要,毕竟这么多年了。但感谢的是每年的这一天与我相同的人总会出现,他们来自五湖四海,自发齐聚,这应该是你们活过的最好的证明,也是向别人证明我们的信仰。我相信今年是第四年,明年乃至以后,数字将会一直往上跳。信仰不会磨灭。

希望你们幸福,雨村的日子可以过得美好。

      8.17新年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 from稻米

【双黑太中】信封

太宰收到了一封信,不用想也知道是中也寄给他的,也只有那家伙才会用寄信的方式联络他。

信封上的字极其潦草,也不知道怎么寄得过来。不过,谁会在意呢。

太宰并没有把信封拆开,而是直接把信封放进了客厅的盒子里。盒子里放满了清一色的褐色信封。

啊啊,看来被中也发现了呢,拿走他红酒的事~

中也一定气得帽子都飞起来了吧,一点都不绅士呢~

太宰想着,从酒柜里拿出了从中也那拿来的红酒,汩汩地倒入高脚杯内。

“那就用中也的红酒庆祝一下吧~”



中也寄出去了一封信,其实不是寄出去的,这年头哪有寄信的,当然是叫人送过去的。

信封上只是草草地写了‘太宰’两个字,其他什么也没有,其实写上名字也只是走走形式而已,毕竟信封里什么东西也没有。

反正太宰也不会打开看的,况且他自己干了什么混蛋事还要我去提醒他吗?!

中也看着空空如也的酒柜最上层,气得牙痒痒。

“真会挑啊,混蛋青鲭!”


胖子他失忆了


胖子他失忆了


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

我指着天上,我说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胖子,你看那云……

话到一半我才反应过来,我干了什么混蛋事。



早些时候,呐,就我们刚到雨村的那几天。事情都结束了,剩下的就只能交给时间了,包括云彩的死。之前我们的神经都太紧绷了,根本没有时间伤感,现在定下来了,悲伤就像海浪那样涌上来,要将我淹没,何况胖子。别看他平常乐乐呵呵的,其实悲伤不比谁少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我们也都心知肚明,所以也不敢提起有关的字眼,生怕又惹得胖子伤感。



“那云咋了?”胖子回答得很快,让我措不及防。

“啊啊,没什么没什么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能将胖子忽悠过去。

“莫名其妙的。”胖子只是晃晃脑袋就进屋了。


 胖子什么反应也没有。



这件事我回味了好久,才感觉出来奇怪的点在哪里,胖子没有流露出一点难过的意味。于是我在后来的几天总是假装不经意的提起与云彩有关的事,但胖子一点反应也没有,就好像根本不知道云彩是谁一样。


在之后我跟小花提起这件事的时候,小花是这么给我解释的这可能是选择性失忆,云彩给他的刺激太大了。其实,小花给我解释的内容很多很长,但我把它理解成了上面这样。




胖子他失忆了,他忘记了最重要的人。